2008年5月3日星期六

Doodles by a friend





Not a girl,not yet a woman.
Created by a friend who once do well in Photoshop.
I love these paintings very much.

Figures of the Buddha







Some photoes above,were photographed in June 12th 2006.

2008年5月2日星期五

又拿食堂说事

回来单位一个多月了,原是为了四月初谈的一个南方的项目,看似个大磨,意淫着拉一把大的,提前给儿子挣个房子啥的,后来由于个中原因,项目泡汤了,紧接着房子的事也就宣告破产,这年头,驴都不好当啊。后来被自己生拉硬拽的在单位发呆着,一推再推的去大连就拖到了二十号研三答辩前。其实这次心理蛮不痛快的,说也说不清楚,但决不是因为食堂,I promise。

食堂的事,原先在qq空间里提过几句,也就是发发牢骚,这食堂不与时俱进啊,看不见时代的车尾灯啊之类,原文贴在下面:


"今天说一说食堂。昨天回单位参加汉语推广考试,顺路去学生食堂吃午饭,掀开厚厚的棉被门帘,之后挑开夏天挡蚊虫的塑料挂帘,熟悉的桌椅映入眼帘,前边不远有一超大屏幕的液晶电视正在播放着姚明三步上篮的惊人动作。前几年,改造后的食堂,把解放前我们七八个人围在一张桌子上边吃牛肉边吹牛B的革命事业瓦解之后,几年以后的今天,看着饭碗里永远喝不完的汤,渍,不禁感叹,超值,更爽的是,你看到一个喜欢的姑娘在食堂打菜,你特意去她那打,不止因为她给的多,而且因为她很卫生,下巴上都戴着口罩,回到座位,你边吃边看她给别人打菜,一眨眼功夫怎么没了,你一回头,她正在你后边,推着一垃圾车,回收永远四十的饭碗,还冲着你微笑,真迷人,更更爽的是,有一天你吃苜蓿柿子,忽然咬到一块锅包肉残渣,别担心,你吃到的这块是哪位饭量小的大哥昨天没吃了的,你不禁又要感叹,食堂给菜给的就是多,更更更爽的是,永远都可以随吃随走,或者吃完就是不走,就是看姚明打排球,这待遇比门口的小饭店都过瘾,花同样的钱有这么高的待遇,真是她好你也好,可是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不巧有一天,你下课晚了,恰好食堂有免费的汤喝,人们像赶集一样,食堂爆满,吃完后来不及收拾的碗筷会影响迟到的你的食欲,留在永远四十的饭碗的残汤与冷炙会大大提高你呕吐的几率,这就是为什么在食堂改造之初曾有人提出效仿国内知名大学的管理办法,独立餐具回送制度,意即用完餐后用餐者将餐具送至餐具回收处,统一消毒处理。很遗憾,因为投入成本过高等不可抗拒外力因素,这项制度胎死腹中,而提出这项制度的相干人等也普遍遭到流放或者监禁,直到现在还杳无音信的人有数十之多,默哀一分钟。"

这次又回单位来,偶尔去食堂吃饭,去的早些,人还不算多的时候,可能是适应了左右手各持一碗、脑袋顶一馒头、嘴里叼一黄瓜的超高难度动作,还好,不用向后翻腾一周半,就能顺利找到座位,将计就计地,埋头大吃,完事就回寝室继续高难度英汉结合的论文抄袭工作。那种之前对食堂鄙夷的感觉消去了大半,鄙夷的原因不单单是因为食堂个别座位上有软绵绵的红色屁垫,让人在用餐的时候能体会到党的温暖与和谐社会的人文本质,更是因为食堂的饭菜能做到在猪肉疯涨的年代里保持较低的cpi,让每一个来食堂的学子与学女都充满着感动中国,每一个来食堂的同学,每一次吃饭都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因为感动,因为学校的政策、因为学校的人性化管理、因为学校的与时俱进以及以人为本的方针政策没有一项能让学生满意的。一切为了学生,为了学生一切,为了一切学生的红色条幅已经溃疡了,来来往往的食客们演绎着正宗的丐帮招牌动作:左手一碗菜,腰间一壶汤,嘴里一饭卡,右手一杯羹。不容易啊,含着泪吃完了碗里的菜,喝光了碗里的汤,不由得又开始忧国忧民,忧党忧校。俺觉得改造我们的食堂其实障碍已经被克服了,餐具回收势在必行,况且不锈钢餐具的引进会大大节约人力资源成本。随之以来的还有开水供应的电子化;用电线路的信息化管理;校园网络的安全与优化等等。一个高校,这些基本的建设跟不上,要建立健全地发展,恐怕只能是痴人说梦。

小小地忧民一下,回头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